我们的医疗

首页 >医学频道 > 临床应用 > 常规检测应用

Application for Routine diagnoise

常规检测应用

返回

TCD 在脑梗死患者颅内动脉狭窄中的诊断价值

发布日期【2019-08-13】 已浏览【】次

现代实用医学2016 年7 月第28 卷第7 期
                                       TCD 在脑梗死患者颅内动脉狭窄中的诊断价值
                                                                             陈佳鸥,韩丽雅,黄向东
【摘要】目的探讨经颅多普勒超声(TCD)在脑梗死患者颅内动脉狭窄中的诊断价值。方法回顾性分析133 例 急性脑梗死患者临床资料,所有患者均接受TCD 和CT 血管造影(CTA)检查,以CTA 检查为标准,分析TCD 对 脑梗死患者颅内颈内动脉虹吸段(SCA)、双侧大脑中动脉(MCA)、大脑前动脉(ACA)、大脑后动脉(PCA)、基底 动脉(BA)、双侧椎动脉(VA)狭窄6 个颅内动脉血管狭窄的诊断价值,分析TCD对不同程度MCA狭窄程度的诊 断符合率。结果133 例脑梗死患者CTA检查共发现100 例存在颅内动脉狭窄,CTA检查发现狭窄血管227 条, TCD检查发现狭窄血管214 条;与CTA检查结果相比,TCD诊断颅内动脉狭窄的敏感度、特异度、阳性预测值和 阴性预测值分别为81.94%、96.79%、86.92%、95.37%,Kappa 值> 0.75,一致性良好;各部位中,TCD对MCA狭窄 诊断的敏感度最高,一致性最好;200 条MCA 血管CTA 诊断狭窄99 条,TCD 对轻度、中度、重度狭窄诊断符合率分别为68.75%、92.50%、95.35%,中度、重度狭窄诊断符合率显著高于轻度,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 0.05)。结 论TCD诊断脑梗死颅内动脉狭窄敏感度和特异度均较高,可以媲美CTA检查,尤其是对于中重度MCA 狭窄, 可以作为脑梗死患者颅内动脉狭窄的辅助诊断。
【关键词】脑梗死;经颅多普勒超声;颅内动脉狭窄;诊断
doi:10.3969/j.issn.1671-0800.2016.07.065
【中图分类号】R445.1;R74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0800(2016)07-0965-03
脑梗死是由于脑部血液供应出现障碍,造成局部脑组织缺血缺氧并出现脑软化或坏死,是一种临床常见的脑血管 疾病。颅内动脉粥样硬化性疾病是引起脑梗死的重要原因,主要累及颅内大动脉,引起颅内大动脉狭窄[1]。早期发现颅 内动脉硬化性狭窄对于预防脑梗死的发生具有重要的作用。数字减影血管造影(DSA)是血管狭窄和闭塞诊断的“金标 准”,可以直观地判断动脉狭窄程度和闭塞情况,但由于其是有创检查,费用昂贵以及存在一定的并发症风险,临床不作 为脑梗死治疗前的常规检查。CT 血管造影(CTA)是唯一一种能够显示血管壁钙化的无创检查,并且能够提供近似实 体的解剖信息,对于颅内外动脉狭窄的评估准确性高,但存在以下不足[2]:(1)需要注射对比剂,肾功能不全以及对对比剂过敏人群不能进行CTA 检查;(2)CTA检查不能提供丰富的血流动力学信息,对于重度狭窄及闭塞难以鉴别。经 颅多普勒超声(TCD)能够提供丰富的血流信息以及声谱、频谱信息,可以间接地反映血管内壁情况[3]。笔者以CTA 检查结果作为标准,探讨了TCD在脑梗死患者颅内动脉狭窄中的诊断价值,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收集2014 年8 月至2016 年1 月浙江省温州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收治的急性脑梗死患者作为研究 对象,均符合以下纳入的条件:(1)符合脑梗死的诊断标准[4],并经CT或者MRI确诊;(2)急性发作,病程< 7 d;(3)均接 受CTA和TCD检查,检查结果明确;(4)年龄40 ~ 80 岁;(5)美国国立卫生院神经功能缺损(NIHSS)评分< 22 分;(6) 排除合并颅内肿瘤或伴脑出血患者;(7)排除合并血液系统、免疫系统、严重肝肾功能不全以及感染、发热患者;(8)排除 脑血管畸形患者。共入选133 例,其中男102 例,女31 例;年龄40 ~ 78 岁,平均(59.31±18.80)岁;合并高血压76 例, 合并冠心病26 例,合并血脂异常80 例,合并2 型糖尿病33 例,有吸烟史89 例,有饮酒史62 例。
1.2 检查方法
1.2.1 CTA检查采用美国GE公司生产的Light Speed VCT 64 层螺旋CT 机完成,固定头部,先对头颈部正侧面进行 预扫描,肘静脉注入对比剂,扫描从主动脉弓至颅顶,由足侧至头侧。参数设置:螺距0.984∶1,层厚0.625 mm,矩阵 512×512,重建间隔0.625mm,管电压120kV,管电流分别为300mA 和500 mA。采用advantage woke station4.4进行减影后 处理,并联合应用最大密度投影重建、多平面重建、曲面重建的技术进行分析。分析颅内颈内动脉虹吸段(SCA)、双侧 大脑中动脉(MCA)、大脑前动脉(ACA)、大脑后动脉(PCA)、基底动脉(BA)、双侧椎动脉(VA)狭窄情况。
1.2.2 TCD检查采用深圳德力凯多功 能血管超声仪TCD MVU-8102,分别检测眼窗、颞窗、枕窗颅内血管。采用2MHz探讨脉冲波对颅内动脉包括SCA、 MCA、ACA、PCA、BA、VA进行探测,记录相关声频和频谱参数。
1.3 颅内动脉狭窄判断标准CTA 检 查参照北美症状性颈动脉内膜切除术试验[5],重度狭窄、中度狭窄、轻度狭窄以及无狭窄的狭窄率分别为70%以上、50%~ 69%、49%以下和0。血管狭窄率=(1―血管最窄处的官腔直径/狭窄血管远端正常管腔直径)×100%。TCD 诊断狭窄的临 界值均参考《颅颈及外周血管超声》[6]中的标准,目前尚缺乏各部位狭窄程度的判断标准;MCA 的狭窄程度评价参照 《颅颈及外周血管超声》[6],重度狭窄:平均血流速度(Vm)、收缩峰值(Vs)分别超过150 cm/s、200 cm/s,管径减小大于 70%;中度狭窄:Vm、Vs 分别达120 ~150 cm/s、170 ~ 200 cm/s,管径减小50%~ 69%;轻度狭窄:Vm 超过80 cm/s 或 者双侧流速差距30%;无狭窄。
1.4 统计方法采用SPSS 19.0 统计软 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计数资料采用2 检验和Kappa 一致性分析,Kappa 值> 0.4表示一致性好,> 0.75 表示一致性极好。 < 0.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一般结果133 例脑梗死患者CTA检查共发现100 例存在颅内动脉狭窄,存在颅内动脉狭窄的100 例患者共1 100 条颅内段前循环和后循环血管中CTA检查发现狭窄血管227 条,包括MCA99条、ACA 34 条、SCA 31 条、PCA 23 条、 VA 30 条和BA 10 条。TCD 检查发现狭窄血管214 条,包括MCA 97 条、ACA31 条、SCA 30 条、PCA 20 条、VA 27 条 和BA 9 条。
2.2 TCD 对脑梗死患者颅内动脉狭窄的诊断价值分析与CTA 检查结果相比,TCD 诊断颅内动脉狭窄的敏感度、 特异度、阳性预测值和阴性预测值分别为81.94%、96.79%、86.92%、和95.37%,Kappa 值> 0.75,一致性良好;各部位 中,TCD 对MCA 狭窄诊断的敏感度最高,一致性最好。见表1。
2.3 TCD 对不同程度MCA 狭窄的诊断符合率比较200 条MCA 血管CTA诊断狭窄99 条,包括轻度狭窄16 条、中 度狭窄40 条、重度狭窄43 条,TCD 对轻度、中度、重度狭窄诊断符合率分别为68.75%、92.50%、95.35%,中度、重度狭 窄诊断符合率显著高于轻度,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2=5.265、5.337,均<0.05)。见表2。


3 讨论
DSA是诊断血管狭窄和闭塞的“金标准”,而CTA 作为一种非介入性血管成像技术,对于脑动脉狭窄发生的部位、 程度以及侧支循环状况均能准确评价,研究发现其与DSA 诊断的一致性非常好,敏感性、特异性均超过90%以上[7]。 因此本研究以CTA检查作为标准,探讨了TCD 在脑梗死患者颅内动脉狭窄中的诊断价值。本研究结果发现,133 例 脑梗死患者CTA 检查共发现100 例存在颅内动脉狭窄,与CTA 检查结果相比,TCD 诊断颅内动脉狭窄的敏感度、 特异度、阳性预测值和阴性预测值分别为81.94%、96.79%、86.92%、95.37%,Kappa 值> 0.75,一致性良好;各部位 中,TCD 对MCA 狭窄诊断的敏感度最高,一致性最好。TCD 能够对血流速度和脑部血流量准确探测,脑梗死患者颅 内动脉发生狭窄时可引起血液流动的动力发生改变。TCD 通过对颅内血管血流速度以及频谱变化判断血流动力学改 变情况,从而对血管内壁情况做出判断。且随着TCD临床应用的普及,操作人员水平不断提高,检测仪器也不断更新和 发展,TCD 诊断颅内血管狭窄的准确率也越来越高。本研究结果发现TCD 诊断颅内动脉狭窄与CTA结果一致性好, 与张潭等[8]结果相似。另外,对于MCA部分狭窄的敏感度最高,分析原因可能是由于颅内动脉狭窄好发于MCA,本研 究CTA 检查发现狭窄血管227 条中MCA99 条;另外,MCA 主干走行较直,本研究结果还发现,200 条MCA血 管CTA诊断狭窄99 条,TCD对轻度、中度、重度狭窄诊断符合率分别为68.75%、92.50%、95.35%,中度、重度狭 窄诊断符合率均显著高于轻度(均<0.05)。研究认为,当血管狭窄程度超过50%时,TCD 诊断颅内动脉狭窄信息更 为可靠,可能是由于血管狭窄程度超过50%时才能引起明显的血流速度增快[10]。因此,对于血管狭窄程度< 50%的轻度 狭窄,TCD 检查容易出现假阴性。另外狭窄程度超过95%的严重狭窄也会引起血流速度减慢,从而引起误诊。 值得注意的是,TCD检查受到探测部位、深度、方向,颅骨密度,操作人员技术水平,仪器分辨率等多种因素影响,不 能显示侧支循环通路,也没有二维图像的指导,检查结果需要结合临床其他资料以提高诊断准确率,因此不能单纯依 靠TCD 作出诊断。但TCD 检查方便、价廉、无创,本研究也发现TCD 诊断脑梗死颅内动脉狭窄敏感度和特异度均较 高,可以媲美CTA 检查,尤其是对于中重度MCA 狭窄,因此临床可以作为CTA 检查前的常规筛选检查,适合临床 及流行病学的研究。而两者结合应用可能有助于提高诊断准确率,将作为下一步研究的课题深入探讨。
参考文献:
[1] 郑麒,刘庆新.短暂性脑缺血发作颅内动脉粥样硬化的血清CysC 水平及其药物治疗评价[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4,34 (5):54-57.
[2] 方俐,李晓裔,刘姝,等. TCD 评估无症状脑血管病变2 型糖尿病患者脑动脉功能改变及相关因素分析[J].贵州医药,2015, 39(11):1038-1039.
[3] 陈缵安,姚璐,朱建忠,等. 超声经颅多普勒对儿童偏头痛的诊断评价[J]. 海南医学院学报,2008,14(06):695-696,699.
[4] 卫生部疾病控制司,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中国脑血管病防治指南(节选)[J].中国现代神经疾病杂志,2007,7(1):17,70.
[5] Ballotta E, Angelini A, Mazzalai F, et al.Carotid endarterectomy for symptomaticlow-grade carotid stenosis[J].J Vasc Surg,2014,59(1):25-31.
[6] 华扬.颅颈及外周血管超声[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10:20-21.
[7] 张广玉.大脑中动脉狭窄患者CTA、DSA及TCD检测效果的比较[J].医学综述,2013,19(16):3013-3014.
[8] 张潭,任书堂,秦艳娟,等. 经颅多普勒与颈动脉超声检测缺血性脑血管疾病对比研究[J].海南医学院学报,2013,19(5):702-704.
[9] 戴旭辉,余晓梅,梅芳,等. 颈部血管彩超联合经颅多普勒在单侧颈内动脉重度狭窄血流动力学分析中的应用[J]. 实用老
年医学,2014,28(4):343-344.
[10] 石建宏,李伟.老年颅内动脉狭窄或闭塞的TCD、MRA 对比[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32(1):179-180.
收稿日期:2016-05-12
(本文编辑:姜晓庆)